大图

茗殇四海,良师已逝;茶路万里,风节于天-凯时k66登录

发表日期:2014-05-16

    五月十四日,昆明天气异常闷热。是夜,不好的消息突然传来,我们所敬仰的著名茶文化学者,陈文华教授,刚刚离开了我们。

    我和很多年青的茶界朋友,经常聊到陈先生。周重林常常说,陈文华教授了不起,李约瑟写《中国科学技术史》都借鉴过先生关于豆腐考证的文章。许多刚刚从茶学专业毕业的学生前来实习报道,我问他们,看过陈教授书否?若没有看过,速到图书室认真借阅。先生的茶书,考证严谨,立意高远,充满科学的思辨与人文的温情。

    2010年,我跟随吴远之先生创办大益茶道院,第一时间,得到了陈文华教授的支持,先生不仅出任我们的顾问,还亲自多次到云南勐海、昆明等地授课。作为晚辈,我陪同先生多日,时至今日,记忆犹新。陈先生瘦高俊朗的身形以及难得的高龄结合在一起,给人的首要印象,不是长者的严肃冷静,而是呈现出这个年纪罕见的热情甚至“青春”。我必须承认,当时古稀之年的陈先生,是个幽默风趣充满活力的“青春茶人”。




    先生极为谦虚,满腹诗书从不自夸。常常自嘲,觉得自己还可以做很多事,可叹已经老矣。他爱惜提携晚辈,年青人一点小小的优点,先生也会夸半天。在昆明上课,中午没有休息之地,午饭后,先生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,下午上课时,声音洪亮,充满激情。

    2013年,在重庆禅茶文化论坛上,我再次相遇陈先生,依旧精神矍铄,潇洒幽默。论坛快结束的一天,我和几位江西前辈晚餐,吃饭完,陈先生突然拿出一个生日蛋糕,原来,席中一位陈先生的早年学生刚好今天生日。陈先生领衔,高唱生日歌,大家身在异乡,因茶而聚,令人感慨的,是如此情浓的师生之谊。烛光里,先生真挚的眼眸,率性的歌声,是一个茶人简单人生,品格操守的写照。今日想来,受益良多。

    今年,我们成立华茶青年会,组织两岸三地二十二个地区的百名华茶青年进行茶路万里行活动。首站,就来到了江西婺源。陈先生以高龄之身,毅然出任本次活动组委会主任,为我们提出诸多宝贵建议。“迷人上晓起,风光美无比。自然铺锦绣,文化是根底。传统小作坊,令人惊且喜。水转揉捻机,人醉茶香里。”这是陈先生晚年高龄创业在晓起留下的乡谣。先生以书生之力,奋起行之,在古稀之年,实践一生理想,将江西婺源的晓起村建设成为 “中国茶文化第一村”。古老的山村,弥漫着茶文化的气息,茶亭、运茶古道、茶艺画廊、茶画馆、茶作坊、茶客栈、灵泉古井、溪边茶园。百名茶青流连之余,无不感慨,青山绿水间,一个大写的茶人,立于天地的理想与奋斗。

    英国学者李约瑟曾经提出过一个著名的问题:“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,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?” 1976年,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思·博尔丁将此称之为李约瑟难题。很多人把李约瑟难题进一步推广,出现了“中国近代科学为什么落后”、“中国为什么在近代落后了”等问题。对此问题的争论一直非常热烈。以此关照中国茶界,以陈文华先生为代表的一代中国茶人用思想与实践也在穷其一生,去试图去解答一个难题:为什么辉煌数千年的中国茶文化会在当代式微?中国茶业的伟大复兴会在何时真正实现?

    我愿意,携手身边同路的天下茶青,奋起行之,星夜上路。回答这个难题之日,先生之灵,或许会在天国微笑。

    就在此时深夜,我得知,张卫华先生等江西茶人将乘明日早班机,奔赴先生故里厦门,为我们敬爱的陈文华教授送上最后一程。全国华茶青年的真挚祈愿也会一同送到陈先生身边。华茶青年会-李乐骏于2014-05-15凌晨急笔...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
铁观音茶厂:福建省安溪县感德镇大格村147号 电话:0595-23455599 大红袍茶厂:福建省武夷山市武夷街道天仙岩茶村 电话:13695023688 金骏眉,正山小种茶厂:福建省武夷山市星村镇桐木村 电话:13695023688 qq:597216806